彦霖

失踪人口。
叶修女友粉,主角控攻控,所有入的坑都是主角all,只要没有r,没什么洁癖随意。一般是原创,同人极少。

是冰界领主!
@虫文
一月份就想细化给你的画
今天在图库里翻到了草稿(p3)就花了一晚上细化完啦!
希望你喜欢♪

魔鬼

一个我以前写的故事。

王子将与公主成婚,举国欢庆,爱慕王子的女人却郁郁寡欢。
主未理会她无理的请求,她便将灵魂出卖给恶魔鬼。
她进入王宫,杀死了王子将娶的公主,披上公主的皮,与王子成婚。
主并未认可这夹杂着欺骗的婚姻,女人绑上了火刑架,原本温和与她谈笑的王子,看向她的眼底只剩漠然。
她终是绝望,向主祈求原谅,但她的灵魂早已不属于自己。
女人的身体在烈火中焚烧殆尽,魔鬼笑着,收割那被烈火炙烤过的灵魂,向王子抛了个媚眼。
属于她的悲剧,在他人看来从头到尾都是喜剧。
一场闹剧。

(王子和魔鬼有人设,但不是cp,女人和公主纯龙套,这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,用来丰富人物形象的故事。)

……打个(我想要的)水印真难,选择放弃
喜庆得可以当新年贺图(其实从没画过这种东西)
明天接着上课,晚安。

@Soderis 生日快乐!
祝梦想成真☆

艾里乌斯个传

斯塔利安森(原创世界观)相关


远处传来了风暴轰鸣的声音。
它声势浩大,不似火药的爆破尖锐,也不似神使的吟咏震撼悠长。那轰鸣像是远古巨龙的咆哮,它将愤怒与火焰一同喷射出来,钢铁不入的坚硬身躯碾过一座座城池,巨龙所至之处,火焰与战争同行。
渺小人类的哭声与悲伤,不过是首难听的赞歌。那条巨龙到底是为什么走出龙域,以绝对的破坏与毁灭行走于人间?
这声音让他稍稍想起了,那个仿佛用魔法来构筑的时代。
魔法师挥舞法杖之时,天地也为之动摇;不知名的魔女轻声吟唱,可使海浪覆灭大陆;龙不过是骑士的坐骑,他们的剑,以正义和守护为锋芒,无所不破;限于森林的精灵,精于世俗的地精,吸血鬼与狼人从不敢肆意横行。和平的时代里,教会的神使所能做的只不过是驱散幽灵。
但除了他,已经没有人见证过那些了,所有那个时代的魔女都随着星辰陨落,他这个获得灵魂的木偶,不过是那个时代的遗物。
木偶的操纵者,不过留下一句命令,便不知去往何处。
而有了自由意志的木偶,可不甘心仅仅只是活下去罢了。
他回过头,这场战争的己方将领已经集中在这个房间。他抬手制止了想要上前汇报的仆人,他对那些人的名讳没有兴趣,想必那些人也对他现在的名讳再熟悉不过。
“艾里乌斯殿下。”
臣民对他们的王行礼,却不知王真正的名讳。
艾里乌斯没有让他们起身,只是随意的扫视了一圈,而他目光所及者无一不感受到身体如坠冰窖。艾利乌斯的眼睛里没有感情,连对敌人的怒火也感觉不到,冰冷而威严。
“召集你们,并非是为了作战指挥,或是以其他理由,检验你们对王国的忠诚。”
剔透如紫水晶般的瞳映照着温暖的火光,其中犹如电光的凌厉,却不减分毫。没有人敢在此时站起身来违抗他的意志。
“我只在此下达一个命令。”
“——给我赢。”
只剩下艾里乌斯一个人的房间,空旷而寂静。由于城堡外的结界,也听不见风暴轰鸣的声音。于是他也不过多言语,只是静静凝视着那象征着王权的血色宝石背面的,早已失传的文字。
[希尔维娅]
星元历54031年,最后一名魔女确认死亡。
最后一颗与月同辉的星辰陨落。
这就是她的名字。

写手调查问卷

写手调查问卷

*原作者来自 @智能抽屉 

PART 1

1.惯用的笔名/ID
彦霖,ORDNUNG(秩序)

2.一般写同人/原创?BG/BL/GL/无CP?
一般都是原创,BG偏少其它随意

3.一般发文的地方是?
lofter
我觉得这就是发文的地方,画图的时候基本想不起来

4.到目前为止写文的时长?
如果是从最开始的最开始……八年
一直在零零散散地写

5.习惯打字/手写?
都可以,但是写字会忘记写过和懒得打到手机上发布

6.写文时有大纲吗?
基本没有,写了大纲就仿佛写完了文

7.写文时配备BGM吗?
看情况,有时候配了BGM反而心情烦躁

8.一般开坑需要具备的条件?
想写东西,特别想写

9.一篇文的修改频率?
我会去看的话……

PART 2

1.写的长篇多还是中篇/短篇多?更喜欢写哪种?
零零碎碎的微小说,短篇

2.写得最多的题材是?以及个人喜欢的题材是?
呃……没有统计过,个人比较喜欢古代西欧加上剑与魔法(虽然写得不咋地)

3.写得最多的是哪种人物?个人又比较喜欢哪种人物?
对很多事情无所谓,淡然又从容,在某些时候又固执得诡异
个人其实非常非常喜欢少年漫主角的那种角色,像太阳一样给人带来温暖和希望(但是写不出来)

4.喜欢写原作中的主角还是配角?
原作?同人吗……作为一个主角控当然是主角主角主角

5.简单概括一下自己的文风
江河日下
比喻情况一天天坏下去
就是看着看着情绪会越来越丧……狂减san值

6.比较喜欢的文风是?
轻快明朗的喜剧或者细腻低沉的悲剧,大场面和小细节描写赞都是加分(参考龙族)

7.常写的结局是?喜欢的结局是?
开放式,我觉得开放式真的不错
反正就是随便读者想象
喜欢的故事压根不希望看见结局

8.有什么特别喜欢写的梗/场景/细节吗?
求而不得啊,极致的信任和爱啊,光与暗啊,相反的双胞胎啊……
雨天或者晴天时候的漫步,场景中两个人瞎聊天
细节是指哪方面……?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爱与信任或者绝望吧

9.写文过程中会不会借鉴三次元?
还真的挺少的,但是写感受这一类东西的时候我会自我代入非常严重,导致角色特色会比较模糊……需要改正

PART 3

1.自认为的优点/缺点是?
优点这种东西,我自己说就太不要脸了……
三心二意丢三落四,想写宏大的世界观却净考虑细节,想写长篇不写大纲,写了大纲又感觉自己写完了,坑坑坑坑

2.喜欢自己的文章吗?
呃……我觉得我是个菜鸡……

4.有没有印象比较深的读者?
现在没有……
希望以后会有(希望不大)

5.卡文的时候一般会?
弃文(……)
去找素材或者灵感,然后就忘了…忘了…忘了。

6.写文时有没有特别注意技巧?
华丽的言辞和细腻的感受,但是丝毫没有大局观,想写啥写啥,最后不知道自己一开始想写啥

7.会用写作者的眼光去看别人的文吗?
会哦……但是不会特别指出来,大部分时间我还是一个极度投入的读者

PART 4(选填)

1.推荐几个自己喜欢却没人写的冷番/冷角色/冷cp吧
哈哈哈哈哈……主角all向我真没见过热的
我站在南极点,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

2.推荐几个喜欢的BGM/音乐人
最近在听的是觉醒……存娘的纯音乐是一大爱,还有deemo的钢琴曲也不错,痴迷茶理理的嗓音

3.随便说点什么(对读者/机油/其他)
如果我有读者的话……非常感谢来看我的文,我不求推荐不求收藏……我只是在放今后的黑历史罢了,也没有其它的奢望,评论的话我不擅长回应夸奖,对剧情和故事做出评论我会很开心地讨论的……
感谢机油的支持,虽然这些家伙基本都不写文……外加和我逆cp口味……
对自己的期望是能写出完整的一篇文,目前努力中。

4.点几个写文的朋友
哈哈哈……
@Soderis  @G.

魔女捡来的男孩<3>

我现在才想起来,这个标题是不是很傻……算了,整篇基调定下来再改。
高塔上的魔女全名:克里斯·伊利亚斯





在这片森林里,任何异常的现象中都可能隐藏着危险。
纳克想起伊利亚斯的话,抿了抿毫无血色的唇,再次伸出手去,打算在下一阵风到来之前关上窗。
——那样的话,他就又能完全地活在魔女的庇佑下了。
“别那么着急呀,小朋友。”
少女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。
火红的裙摆如花朵盛放,比花朵还耀眼的是少女的笑颜。
少女轻巧地踩着窗沿探进身来,银白色的发丝在空中飞舞,像精致而锋利的线。深蓝色的眼睛带着笑意望过来,使纳克在震惊之下向后几步,说不出话来。
“谢谢你给我留窗,小朋友。”银发少女利落地跳下窗台,随后随手向后一挥,窗户便随着她的动作关上了。
像是有隐形的人跟在她身后一样。
纳克不知道她是谁,但意识到自己放她进来的举措无疑给自己带来了麻烦——他把不知名的危险人士放进了高塔,收留他的魔女可能会生气的。
这个认知让他绷紧了身体,决定对面前的银发少女警惕一些。
“你是谁?”
银发少女对他的疑问并不意外,却只是笑了笑,没有回答他的问题:“不用太紧张,我是来找克里斯的。”
……克里斯?是伊利亚斯的名吗?
仿佛是回应少女的话,伊利亚斯推开了男孩的房门,墨蓝的眸像扫过空气一般扫过男孩,直接盯住了银发的少女。
“你来做什么。”
明明是问话,却说得像是命令,伊利亚斯从未在男孩面前展露过的危险气息,在那一瞬间暴露无遗。哪怕并未针对男孩,纳克还是被那强大的气势逼退了两步,甚至升起了跪下求饶的念头。
和纳克不同,银发的少女却像是视伊利亚斯的气势为无物,轻松地向前走着,没理会伊利亚斯皱起的眉,径直走向门外。
“没什么事就不能来找你吗?这也太过严格了吧?”语中含笑。
根据脚步声,少女应该是走向了伊利亚斯所住的楼上,而他毫无自觉地,求助一般地看向伊利亚斯时,却只得到了对方冷漠的背影。
“下次记得关好窗。”
伊利亚斯只留下了这一句话,便走出了房间,并给房门落了锁。
——被关起来了。
这并不是什么令人惊讶或惶恐的事情——毕竟他从记事以来,就总是被关在各种各样不同的地方——相比之下,魔女给他准备的房间可算是舒适之极了。
但还是有点难以抑制的害怕从他心里冒出头来,张牙舞爪地宣扬自己的存在感,并被无处不在的绝望浇灌着。
纳克并非从来没有想过那些万一,他只是很早就舍弃了那些不切实际的可能性。万一他出生在普通的家庭,万一他能认识可以支撑他的朋友,万一他会被好心人救走……
但直到最终被当做无用的垃圾,抛弃在这片森林的边缘,他也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的救赎。
他的眼泪早已干涸,心里已经没有了任何希望,所有像人类一般的举动都不过是些机械的模仿。他不能理解那些复杂的情感,比如喜悦,比如悲伤,比如愤怒……比如爱。
他大概只能算是魔女的玩具,但他不是个好玩具。
纳克这样想着,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窗前,温度的下降让他如坠冰窖,但他只是那样站着,看着狂风席卷整个森林,乌云下压,哪怕已经关上窗,他也能听见风的呼啸。
看吧,哪怕风也要比他更像活着。

男孩的眼里只剩下空洞的绝望,那是他吸引魔女的原因。

关于刚刚
我估计没人想看我写下去我也不太想自虐
姑且来给个好结局


明天就是和正一约定好的,让十年前的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日子。
能知道这一点还多亏了狱寺的报告。
沢田纲吉听着棺木外一如既往的,自己的岚守平静的声音,简直想叹一口气。
虽然本意并不是这样……
但是啊。
回来之后,要不要答应他试试看呢。

清明节贺文(???)

预警
虐,59→27前提,27假死状态能感受到外部前提
狱寺部分大多是朋友写的 @鹅鹅鹅鹅鹅鹅鹅
在没看完动画之前写的,看完动画之后突然不想开虐于是就这么结束吧
结局是好的(大概)

沢田纲吉呆滞地站在原地,大脑被眼前人突然的言语搅成一团浆糊。
狱寺隼人站在他面前,神情严肃得像是在念报告书,只有通红的耳根和紧抿的嘴角出卖了他的紧张。
狱寺刚刚说了什么来着?
纲吉努力地让脑子重新运作起来。
“因为是个无理的请求,所以您拒绝也没有关系……但我仍然想要坦诚这份心意!狱寺隼人,希望和十代目交往!”
交往……?
沢田纲吉,意大利黑手党,彭格列的十代目,终于从迷茫状态中清醒了过来。
假死计划…彭格列戒指…接下来的谈判…狱寺隼人…交往……?!
哪怕在他成为彭格列十代目之后,经历过了那样多的抉择,沢田纲吉的感情经历仍然几乎为零,在情爱方面仍然是个小男生的他,在这类事情上下意识地选择了逃避。
“对不起……我,我拒绝。”
已经变得成熟的沢田纲吉难得的结巴。
而狱寺却仿佛被判了死刑一般,平常总是在十代目面前笑得张牙舞爪的银发青年,此时却低下了头,垂着眼眸。要是此时的狱寺有尾巴在身后,现在一定是耷拉下来的状态。
不,狱寺若是被判了死刑,哪怕是大闹刑场,自己绝对也会去救他……
但是这次没有办法。
不能这样。不能接受,这样的决定是正确的……而且我并不喜欢他啊!
这是reborn的教导。说服别人之前必须先说服自己。
他接下来就要执行假死计划了,在这之前不能让狱寺有过多的担忧,而且为了不让情报泄露出去,隐瞒狱寺他假死的真相也是必须的。
这是从一开始就决定的。
这个请求是个实实在在的预料之外的变数,但他对这类事情从来没有过经验,也不知道这样的决定正确与否。
总,总之,先安抚一下狱寺……
“狱寺你…”
“不,十代目您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……擅自提出这样的请求是在下的过错!”
银发的青年突然抬起头来,眼神重新变得坚定,仿佛之前的告白都没发生过一样:“请您忘记我之前的胡言乱语!”
没办法忘记啊!而且那根本不是胡言乱语啊!
“总,总之,”纲吉略显僵硬地把手搭上狱寺的肩膀:“我们还是朋友……对吧?”
这样说会被接受吗!对方可是刚刚被拒绝啊!
然而仿佛为了打他的脸,狱寺的眼睛里仿佛闪烁着星光:“是的!狱寺隼人将永远是十代目的左右手!”
“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会在您身边的!”
说完,狱寺说着要去办公之类的话,转身走了。
之后会在角落里偷偷低沉吧,这家伙。
沢田纲吉看着银发青年的背影消失在拐角,慢慢低下了头,看向自己右手的中指。
那个曾经戴彭格列戒指的地方。
必须得快些开始了,沢田纲吉想。
于是他转身,向完全不同的方向走去。
无论何时无论何地……吗。
唯独这一点不行啊,狱寺君。

阳光透过片片叶子的缝隙,洒进清晨的并盛森林。时不时传来的婉转鸟鸣也没有打破这份宁静。
银发的青年,踏进这片安宁的土地,朝着只有自己知道的路线前进着,出现在他眼前的,是被层层树木所围绕着的小小的棺木。
望着眼前仿佛隔绝了世间所有嘈杂的土地,银发青年对着那棺木单膝下跪,将手放在胸口,如宣誓一般轻声呢喃:

“我来看望您了,十代目。”

今天是沢田纲吉和米尔菲欧雷家族交谈后的第十三天。
也是他沉睡在这张小小木床里的,第十三天。
狱寺隼人将手旁的公文包放在草地上,从中拿出几张报告纸,摘下了所有手指上形状不一的戒指。然后他温柔而缓慢地,坐在了草地上。
生怕扰动到他的安眠。
“早上好,十代目!”
狱寺隼人低下头,任凭银色的发丝盖住他的脸。肩膀微微抖动了几下,但他按捺住无时不刻都几乎要迸发出的感情,努力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,像从前一样,挂着最灿烂的微笑,哪怕只是面对黑色的棺木。
然而声音却不可避免地颤抖着。
“咳咳,失礼了。”狱寺清了清嗓子,用尽可能正常的音调开始说话,“那么接下来开始向您报告昨日彭格列的情况。”
“首先是家族内部方面。因为您于两周前单独会面了米尔菲欧雷家族首领白兰,没有事先通知彭格列的保镖和守护者们,导致首领出现重大安全事故。现在个别人员的情绪起伏较大。
守护者中有数人想要与白兰直接会面交谈,但是被拒绝。于是他们毁坏了基地各处,造成一定财政损失,所幸并无人员伤亡。
其中笹川了平和山本武正在禁足中,蓝波因为太过吵闹而被暂时送回波维诺家族,等到他情绪平定下来,我们再安排人手将他接回来。”
一口气念完第一张纸上的报告内容,狱寺隼人稍微平复了一下气息,他带着一丝不安,和他自己都没发现的乞求一般的期待,偷偷看了一下眼前的棺材。
要是棺材里躺着的是自己该多好啊。
狱寺这样想着。
那样他就不会看见这个人苍白着脸,没办法再扬起笑容的样子。
而且身为左右手,在首领遇到危险时,挡在他身前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!
心脏在不由自主地绞痛。
但是他没能做到,这是他的失格。
然而奇迹并没有出现。
他又轻轻叹了一口气,换了一张纸,正要开始继续读,却又有一阵轻微的风刮过,吹乱了手中的纸。
狱寺隼人将手上的纸收拾好,抬头却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。
——是百合花的香味。
不知从何时,弥漫在他身边,将他轻轻环绕住的,温柔的味道。
那是他们为了他们的挚友所选择的花。
狱寺隼人的心跳又漏了一拍。
但是棺木没有一丝动静,哪怕为了方便里面的人推开棺门没有钉上也是一样。
他此刻多么希望能有其它声音打破现在的寂静。
但是没有。
他的朋友,他的首领,他付出忠诚的人……他所爱的人。
将在这里永远沉睡,不会醒来。
只有百合代表着的友情陪伴着他长眠。

身处黑暗之中,新鲜百合的清香和木头的檀香萦绕在他的周身,因为过于寂静,隔着棺门仍能听到清晰的鸟雀叫声。
被米尔菲欧雷家族的首领白兰射杀的彭格列十代目,现在正躺在那狭小的棺材里,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陷入长眠——
大概会被这样认为吧。
假死状态的沢田纲吉无法睁开眼睛,无法活动身体,呼吸和脉搏都停止了,却仍能闻到花香,听见鸟叫,这不可能不让人感到怪异。
就像是身体已经死去,灵魂却被囚禁在躯壳之中一样。
被禁足的了平大哥和山本,他们还好吗?蓝波突然被告知自己的死讯,一定很伤心吧,不知道一平,小春和京子那边怎么样,希望妈妈被父亲好好保护着,不会过度悲伤……
哪怕是在这样的状态下,沢田纲吉仍然不由自主地担心着彭格列家族的成员。被他所保护,却也支撑着他的家族,大概就是他最软弱,也是最坚强的地方了。

每一天都是感谢世界的日子。